龚琳娜:《辣妹子》不算民歌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4 17:48
  • 人已阅读

因为有了我 我是一个幽默风趣、活泼爽朗又乐观的女生。不过,有时也因陋就简、毛手毛脚。然而,我可是家里的开心果哟! 有一次,我拿着六年级下册的语文书坐在阳台上品读第二百二十首《己亥杂诗》,此中有一个句子深深吸收了我,“我劝天公重振作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”读完这名话,一个电灯炮在我脑门上闪了一下,我的第六感告知了能够用“抖”和“降”这两字将这句话编成一个舞蹈,而后再好地排演排演,一会跳给老妈看看,准让她笑掉大门牙。说干就干,我挥起手臂,摇起身子,扭起屁股起头跳了起来。首先,我将两手甩起大圈圈,一边甩一边念:“我劝天公重振作”一边还将手撇在一旁,身材不着手却不停地抖。接着又念叨:“不拘一格降人才。”念到“降”字时将手举过头顶学起像雪花顠落同样的动作,嘴里还不停地说:“降、降、降”手就从头顶逐步地晃悠着向下放。就如许,一套完满的“新诗舞”被我流畅地做了一遍又一遍。随后,我便屁颠屁颠地跑进屋,将老妈“推”了进去,边推还边说:“好难看哟,超暴笑哦,史上并世无双,留存你会笑掉大门牙。”接着边念边跳了起来,先振作而后是降、降。。。。老妈看完先是一愣,接着便哈哈大笑,边笑还边擦眼泪还边说:“好好的一首新诗,竟改为如许,真是笑死了,哈哈。。。亏你想得进去。”站在一旁的我得意极了,嘴里还时时收回:“哼、哼”声,心里美滋滋地想:“我是忍者小无敌,全国哪有我做不了的事呢?”“妈妈,我问你,牛、狗和羊竞走,到了终点狗和牛都在喘息,